咨询热线:

快速登录

关于

来源:

2019-07-16

分享到

  上海开始进行垃圾分类处理了,对于南京人而言,这是一个热门的话题。很多人开始认为,南京也将不久开始进行这一政策。那么,这是真的吗?如今,政策的出台,带动了垃圾处理器的火爆销售。那么,这种设备,到底又有什么样的作用呢?




  南京垃圾强制分类前端信息:

  全民参与,前中末端齐发力,7月的上海,因为轰轰烈烈的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成为全国的焦点。“你是什么垃圾”的“灵魂拷问”,一时间成为网上最热段子。

  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处理,是破解“垃圾围城”的最佳路径:

  2017年,南京被列入全国先行实施垃圾强制分类的46个城市之一。根据国家发改委、住建部发布的《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》,2020年底前,46个试点城市的城区范围内要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。

  今年6月28日,住建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到2020年底,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,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;2025年前,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。

  南京和上海同属46个城市之一,再加上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大背景,上海迈入垃圾分类“硬约束”时代,无疑让300多公里外的南京人产生联想: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南京还有多远?

  相比上海的全民参与,南京“群众基础”不差:

  与上海的全民参与相比,南京实施垃圾强制分类的“群众基础”并不差。

  记者了解到,早在2018年5月,市委市政府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,通报2018年南京市垃圾分类总体工作情况和试点街道推进情况时就提出,2018年南京主要以街道为单位,整体推进单位、小区和公共区域开展垃圾分类,着力打造垃圾分类示范片区。首批12个街道则试点全域垃圾分类。同时,全面推进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2018年全市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、社团组织、公共场所和相关企业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强制分类。

  居民小区的生活垃圾分类,南京起步也未落后。早在2014年,栖霞区尧化街道就已经开始实施“政府购买服务—企业市场化运作—居民分类投放换积分”的垃圾分类投放模式。截至去年底,南京城区已有1000余个住宅小区启动垃圾分类。在浦口区林景雅园小区,垃圾分类获得的积分不仅可以兑换日用品,还能抵扣物业费或兑换体检、游乐项目,居民垃圾分类参与率超过80%。

  为了培养市民逐步形成垃圾分类习惯,南京十分注重中小学、幼儿园的垃圾分类教育宣传。去年六合区垃圾分类办公室面向学校,编制印发了1万多册垃圾分类绘本。

  今年9月1日,六合区垃圾分类幼儿园教材将在全区幼儿园内正式使用。去年以来,全市中小学、幼儿园利用板报、校园网、学校微信公众号等,采取讲座、手抄报、知识竞赛等形式,广泛开展垃圾分类宣传教育活动。不少学校组织了以生活垃圾分类为主题的社会实践活动,形成了教育一个学生、影响一个家庭、带动一个社区、引领整个社会的良好氛围。

  即便是在相对偏远的乡村,垃圾分类工作也在如火如荼进行。按照计划,2019年,我市开展垃圾分类的行政村将达到100%。个别区甚至有望实现自然村垃圾分类全覆盖。全链条农村生活垃圾“分类投放、分类收集、分类运输、分类处理”的新体系,已在不少乡村建立。

  已推行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积累了实践经验:

  根据《南京市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实施方案(2017—2020年)》,我市力争用三年时间普遍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,形成社会普遍接受的单位垃圾强制分类模式。

  2017年底,南京启动党政机关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工作。去年,各类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组织、大专院校、中小学校、幼儿园、公共场所管理单位、公共服务企业实施垃圾强制分类。依照省、市方案,南京推行的单位生活垃圾强制分类,只需分为有害垃圾、可回收物、其他垃圾三类。

  在鼓楼区政府,大门入口处的大屏上,滚动播出着垃圾分类小知识。大楼一共18层,每一层都设置了三分类垃圾桶。一楼大厅还有四分类垃圾桶,将可回收物细化分成纸张类和金属类。每天,这些垃圾被运到大楼地下室的垃圾分类集中收集点,保洁员对其进行二次分拣,然后再由环卫部门拖运走。

  为了督促相关单位规范垃圾分类行为,南京城管在去年11月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垃圾分类专项执法行动。针对机关事业单位、社团组织、公共场所管理单位、公共服务企业等四类单位的生活垃圾分类情况,重点开展“六必查”:一查是否建立分类台账;二查是否建立分类工作制度、有序推进;三查是否按规定设置分类收集容器、有害垃圾收集容器;四查是否在收集容器上设置分类投放标志、在醒目位置设置投放引导标识;五查是否设置集中投放点、规范分类;六查分类投放设施周边环境是否“脏乱差”。专项执法活动首日,共有6家单位因不履行垃圾分类义务,接到行政处罚告知书。

  餐厨垃圾处理末端年底就将建成,硬件基础即将具备:

  由于还没有成规模的餐厨垃圾集中处理设施,我市餐厨垃圾从分类、收运到处置尚未形成“闭环”。不过,这种尴尬局面将在今年被打破。

  7月1日,江北餐厨垃圾处理厂一期已开始调试,当天秦淮区和鼓楼区运输了10吨餐厨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,该厂日处理量将逐步达到100吨。到明年年初,江北餐厨垃圾厂的日处置能力将提升至400吨,此外还将新增日均200吨的厨余垃圾处理设施。



  计划在江南建设的一处餐厨垃圾处理设施,目前正在可研、选址阶段。此外,溧水、栖霞、六合、高淳都将有自己的处理站。

  末端处理设施跟不上,是国内很多城市面临的普遍难题。即便是上海,目前也尚未做到餐厨垃圾(即上海四分类法中的“湿垃圾”)的全部资源化利用。为此,上海采取了源头末端“齐步走”的方式,逐步建立湿垃圾就地、就近、集中相结合的分类处理体系。目前上海湿垃圾分出量为6164吨/日,根据规划,到2020年,上海湿垃圾资源化利用能力将达7000吨/日。

  目前南京市日均餐厨垃圾的产生量为800至900吨。按建设进度,餐厨垃圾处理能力与产生的垃圾量相匹配,大概需要3到5年。但我市一直在农贸市场、饭店、大型单位等特殊领域推行餐厨、果蔬、绿化等易腐垃圾的就地处理与资源化利用。2018年,各区分别在一个农贸市场配备了厨余垃圾处理机进行试点,分别在3个餐厨垃圾产生单位试点配备餐厨处理机。各区也都在建设小型餐厨垃圾处理站,形成餐厨垃圾片区处理中心。

  推行强制分类,还差刚性约束:

  “只有垃圾分类处理设施建设齐备了,政府部门才有‘底气’向居民提出强制垃圾分类的要求。只有通过地方性法规,才有要求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法律依据。”南京市城管局环卫处主任科员龙瑞表示。

  的确,在坚决推进垃圾分类的过程中,离不开制度的刚性约束。“硬约束”时代的上海,这次是动了真格的。7月1日至7日,强制垃圾分类制度实施仅一周,城管执法部门已累计开出199张罚单,责令整改3000余起。其中,上海青浦一家农工商超市,因混投垃圾且未及时整改到位,被处以罚款3万元的重罚。



  垃圾处理器的市场发展:

  01 垃圾处理器是什么呢?有了垃圾处理器就不需要对垃圾进行分类了吗?

  方然不是,垃圾处理器准确来说应该被称为“食物垃圾处理器”,它只能处理你的食物类(湿垃圾)的垃圾,比如米饭、果皮、碎骨头等粉碎后直接排入下水管道,并不能对塑料袋、废旧电池等垃圾合理处理。

  虽然说垃圾处理器没有想象的这么有用,但是能够处理厨余垃圾也不错了啊,不然每次吃完外卖还得一样样的对残渣进行垃圾分类。所以,也有不少的市民选择购买了垃圾处理器,带起了垃圾处理器的销量热,安装工也供不应求,轻松月入过万。

  据了解,京东上销量最高的垃圾处理器售价普遍在2000~3000元左右,自七月上海进入了垃圾分类以来,垃圾处理器的销量明显得到了提高。

  上海一名负责安装垃圾处理器的师傅介绍,往年的垃圾处理器安装数量一直都不高,平均一天不到10单,但是自今年三月以来垃圾处理器安装数量突然增加了不少,忙的时候甚至每天要安装二十单,对于工资,师傅也承认压力大了,每月工资大概也能涨三四千块。

  对此,上海某垃圾处理企业经理也说:去年十二月,整个月安装量大概能达到300多台,今年出台垃圾分类相关政策之后,六七月份我们一天就能安装300多台,安装人数多,工人师傅的工资薪水基本都能达到一万元以上。

  02 这么大的垃圾处理器安装量,势必会对下水管道造成堵塞吧?

  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蒋建国也承认,厨房垃圾破碎机只能破碎一小部分东西,并不能实现所有厨房垃圾都用破碎机破碎。把厨房垃圾破碎机作为垃圾分类的一个利器是不适合的,但它可以作为垃圾分类协助或辅助的小设备。

  但是对于垃圾垃圾处理器对下水道是否会造成影响这一问题,蒋教授回答:不会有太大影响

  蒋教授解释道说,北京每天要产生生活垃圾大约22000吨,而其中有6000吨是厨余垃圾,大约占了垃圾总量的百分之30,如果这些垃圾进入了市政污水管管道,对于北京日处理量400万吨的污水处理能力来说,是不会起到任何影响的,对污水的市政管网不会有任何威胁。

  据资料显示,假设上海市有10%的家庭使用垃圾处理器将厨余垃圾直接排入污水管道,那么上海市的厨余垃圾每天将减少1300吨;如果上海家庭全部安装上垃圾处理器的话,上海市的厨余垃圾每年将减少23万立方,假设这些垃圾将直接排入城市污水管道,对于上海城市污水厂每年160万立方/年的处理量,也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。

  看起来,垃圾处理器确实是个十分省心省力的东西,值得购买,日常使用也不会对管道造成太大的问题。如今,北京也将试点生活垃圾“不分类不收运”的机制,今后全国各地的垃圾分类行动势在必行,你家安装垃圾处理器了吗?打算安装吗?